PumpkinCock

俏房東的親密房客

第三章 好感以及不速之客



隔日中午,斑斑就和朴珍榮一同前往超市。

段宜恩一大早就把自己的東西都整理了過來,
凌晨才下班的斑斑也早起陪著段宜恩一起監督著搬家公司,段宜恩的家具不多,那張不長不短的沙發看來格外舒適,兩三個大大小小的書櫃,跟一張工作桌,格外簡單。

對於斑斑幫忙洗了床單窗簾枕頭套,還給了件全新的被子,使斑斑在段宜恩心裡大大的加分,在得知自己是這間房第一個入住的房客,段宜恩著實有點嚇了一跳,不過想了想,這麼漂亮的房子大概是被誤會成是某位有錢人家的小別墅了吧。

斑斑待陪著段宜恩大概整理完,也是要中午的時間了,就準備去敲朴珍榮的門。

是林在範開車送他們的,原本是朴珍榮自己要開車跟斑斑來個小約會,誰知道林在範非常心疼的想要開車送朴珍榮,這讓朴珍榮又喜又氣的,直接開口就是“我才沒那麼不耐操!”,結果說完一整個臉紅害羞不敢說話,低著頭任由笑開懷的林在範牽著上車。

就這樣,兩個人母子似的手勾手在逛超市,推車裡滿滿食材,不外乎還有斑斑最愛的可樂,不過今天的材料卻比平常火鍋Party的材料多了點不同,朴珍榮見斑斑還買了排骨,有點不明所以。

“小斑啊~今天怎麼多買了排骨,該不會又再研究新菜色了吧”

朴珍榮笑的眼褶子都跑了出來,心想又有新菜色可以學來煮給在範吃了。

“沒有啦,因為因為宜恩哥說喜歡排骨湯所以今天想煮個排骨湯底”

心思細膩的朴珍榮不免捕捉到一點光影,今早林在範告訴他斑斑一大早陪著新房客監督搬家公司,隔壁房的小金有謙作為斑斑的好閨蜜也沒這麼好待遇,才第二天就開始叫人家哥,也不知道這個什麼段宜恩是好是壞,作為斑斑的「媽媽」,當然要來好好會會這個人,以免他們家斑斑被拐了都不知道。

“我是段宜恩,大家可以叫我Mark,從今天開始還請多多指教”

火鍋的霧氣瀰漫,暖色燈光給的氣氛很溫馨,斑斑作為房東,住在這個自己的傑作裡,把房間做的特別大,飯廳也是一等一,因為公寓裡的大家關係都特別好,時常聚在斑斑家,空間寬敞,也溫暖。

“Mark是做什麼工作的呢?我在小斑的酒吧駐唱,我們家在範是普通上班族”

“哎~哥,說什麼普通上班族呢,明明嗚...”

“有謙吃多一點才會越長越高喔!”

朴珍榮塞了一口肉進金有謙的嘴裡,朴珍榮為人低調,實在是不想太多人知道林在範做著電影導演的工作,對於過著平凡生活的他有點太過招搖。

“我是做室內設計的,雖然是這樣說,不過比起斑斑我還真略輸一籌了”

斑斑掩嘴笑了下,段宜恩的眼神無時無刻注視著斑斑,真的很漂亮。

“那是自然,斑斑是學美術的,在法國留過學,紐約希臘都待過呢,氣質不凡”

剛被塞滿口肉的金有謙又插話了,不幸的再次被朴珍榮喂了滿口生菜。

“我不能跟宜恩哥這個專業的比啦,單純就是喜歡,費了不少心思呢,法國也才待個兩年而已,打工好辛苦”

那委屈的表情可真可愛,段宜恩心裡不斷的想,林在範默不吭聲的在一旁吃飯觀察,朴珍榮也大概試探了個一二,這個段宜恩和斑斑之間的氣氛還真微妙,看這個人不差朴珍榮也就暫時不那麼極端了,而一旁的金有謙乖乖吃自己的,想著下個月表演的舞步。

聊的正歡,還正熱絡,傳來電鈴聲,金有謙去應了門,正想趕走來人,可那人直接把金有謙撞開直往飯廳。

“哎~這麼熱鬧怎麼沒找我,小美人可真無情”

那名男子搭著斑斑的肩,斑斑的臉直接黑一半。

“滾,這裡不歡迎你,約翰”

林在範不客氣的說著。

這個約翰是斑斑的追求者,狂妄自大,沒想到回國了,之前給斑斑帶來不少困擾,也在酒吧鬧事過很多次,叫過好幾次警察才解決。

坐在一旁的段宜恩有點不是滋味,ㄧ把拉開約翰放在斑斑肩上手,要他放尊重點。

“新來的啊,勸你別擋我,不然有的你受的”

段宜恩看向朴珍榮,後者對他搖搖頭,意思先不要給斑斑添麻煩,段宜恩暫時吞了這口氣,斑斑也好不容易才把約翰打發走。

大家跟段宜恩說明了約翰這個人,段宜恩是越聽越氣,斑斑也注意到了,於是要大家不要再說。

“別把好好的Party搞壞了,大家要開開心心的吃才對,什麼鬼約翰”

斑斑做了個鬼臉,倒是逗笑大家了。

今夜有點意外。

你是霓虹 夜晚無需星辰
閉上眼睛還是感受到的光影

You're the neon,night doesn't need the starlight.
Even though close a pair of eyes,still can feel that.

俏房東的親密房客

第二章 新房客


就這樣,段宜恩成了這間地中海風情公寓的最後一個,也是最新的房客。

斑斑說要給他辦一個火鍋Party並且親自下廚,使斑斑在段宜恩心裡的好感度又增加了。

在確認明天沒有任何客戶以及預約的情況下,段宜恩爽爽快快的答應了,明天一早他就會把自己的東西都搬過來,順道清理一下這個舒適的套房,和斑斑道別之後,自己也準備去給新的客戶看現場。

段宜恩是一個很好看的人,斑斑第一眼看到他就是這麼想的,五官和輪廓都很漂亮,講話的聲音低沉有磁性,好像還挺溫柔溫和的,應該是個完美的男人。

斑斑收著段宜恩房裡的窗簾啊床單啊枕頭套之類的,準備拿去洗了曬了,順便把家裡那套沒用過的被子給洗了,準備送給段宜恩,對每個剛入住的房客他都是這樣,對人好一點,維持良好關係。

還算吃力的把洗好的東西抱到樓頂,這時的陽光正好,正當斑斑在考慮如何一人把稍稍厚重的被子弄到曬架上時,朴珍榮出現了,頭髮還稍微亂糟糟的樣子,穿著T恤短褲,捧一籃衣物。

“呦!小斑,曬被子呢!”

朴珍榮將籃子放到一旁,笑著幫一臉苦惱的斑斑一起曬上被子。

“呼~哥你幫了大忙”

斑斑吐了一口大氣,臉頰鼓得像吹氣球一樣,很是可愛。

“在範哥還在睡嗎?”

斑斑幫著朴珍榮曬衣服,慣如往常的說著閒話。

“嗯,昨天很晚回來,說是飛機嚴重的誤點,原本想和他去你酒吧慶祝一下的,不過他實在是累了”。

說著說著還摸了摸無名指上的戒指,甜膩的輕笑了一下。

林在範和朴珍榮結婚有一段時間了,兩個人恩愛的很,就住在公寓一樓,是這裡的『第一對』房客。

“也是啦~這次去那麼遠,工作又多…最重要的是珍榮哥不在身邊吧~”。

斑斑對朴珍榮開了很老式的玩笑話,害的自己屁股被擰了一把。

“對了!明天新的房客要來,我要辦一個火鍋Party,剛好可以順便慶祝在範哥回來”。

朴珍榮很快的答應了下來,也打算會去給斑斑做幫手,明天兩人一起去超市採買一番。

朴珍榮一進門就聽見陣陣貓叫聲,臥室裡的林在範依然是熟睡狀態,一旁的暹羅貓不停的用頭鑽著林在範的頸部,而後者卻還是昏沉沉的熟睡著。

“Nora別鬧了,你爸爸才剛回來,累著呢,來,我用魚給你吃”

朴珍榮用著像在教訓小孩的口吻,把Nora給抱走,還輕彈了下小貓的額頭,林在範瞇眼偷偷看著這一切,享受著只屬於朴珍榮的溫柔。

一人一貓待在廚房,Nora乖乖坐著等待朴珍榮把罐頭放進她的小碗裡,淡淡的腳步聲傳來。

“在範你不再睡…”

話才說一半就被從後方整個抱住,幸好手上的罐頭已經倒完,不然那力道也是足夠灑出來的了。

“不用了,精神很好,想去沖澡”

林在範用臉蛋磨著朴珍榮的後頸,像極了一隻大貓咪,朴珍榮大概也理解他的意思,才剛把小貓的碗放好,整個人就被一把抱起。


俏房東的親密房客

第一章 那個順眼公寓的俏房東


段宜恩這是找了第十間房子,前面九間房不是太老舊髒亂,就是設計感極為不佳,看不順眼。

他可以大方的承認自己職業病犯了,反正他不是很經濟困難,自己一個人實在不怎麼需要買房,有個足夠的活動空間跟善良的鄰居就好了,剛好把最近的工作都穩定在A市這個區塊。

看上的這間房子雖然小巧但是別緻,淡淡的米白色被清晨的陽光灑下一片暖意,剛入秋的早晨似乎沒那麼冷了,再配上淡藍色的屋頂以及細節,讓這個單單只是兩層樓的公寓,就像是身處於巴爾幹半島南端,頗有希臘的風情,感覺自己都變得萬種了。

這裡環境也不錯,乾淨,也沒有特別多住家,是一個安靜的小區,段宜恩很是滿意。

都這個時間點,房東也應該來了,他正想打電話確認,一個還算匆忙的身影就跑了過來。

“不好意思,請問你是段宜恩先生嗎?”

一個帶著一頭米色的青年這麼說了,他穿著鬆垮的白色上衣,沒有袖子的遮擋,結實的小手臂和肋骨明顯至極,褲子破洞的很徹底,比起段宜恩膝蓋前面兩個大洞,更多的是大腿前細細小小的裂痕,若隱若現。

“嗯,你就是房東?”

段宜恩回答的很節儉,倒是主動的伸手打招呼,對方也伸手回握。

冰涼的戒指觸碰到了段宜恩溫暖的手心。

“我叫斑斑,那麼我這就帶你參觀公寓”

斑斑身上有淡淡的酒味,頭髮也稍稍凌亂,甚至有點睡眼惺忪,段宜恩帶著懷疑跟在他身後,發現斑斑連褲子後頭都有破洞,對於這個看起來比自己年輕,還似乎宿醉的夜店男子風格房東,他已經做好準備找第十一間房子了。

斑斑帶他來到二樓,這麼一上來才發現,做為遮擋的米白色矮牆和突出的小陽臺,配上藍色盆栽,種著粉色紅色交叉的花卉,真的是濃濃的希臘風情,套房擺設簡單又乾淨,裡面的地板是木頭的,窗簾也是微微的淡藍色,廚房客廳還有房間的格局都很好,感覺連空氣都是淡淡的地中海風味。

看來好像時常有在打掃一樣,沒有多少灰塵。

斑斑讓段宜恩獨自看看,自己站在門外靠著牆閉眼休息。

昨晚酒吧的生意太好,他這個做老闆的陪客人多喝了幾杯,留到最後收拾,現在是累的不行,早上連外套都來不及穿就匆匆忙忙從酒吧趕來,也不知道自己這副宿醉的模樣會不會把人給嚇著了。

段宜恩站在門框邊看向門外的斑斑,他仰頭閉著眼睛,米色髮間有幾絲挑染的粉色,黑紅珠子的長項鍊很適合他,段宜恩這才發現斑斑那看起來迷離的淡紅色眼妝。

斑斑睜眼看見了站在門邊的段宜恩,自顧自的說著。

“這是最後一間空房了,房子很漂亮對吧,因為剛從希臘回來沒多久,很喜歡那裡的風格,就把這裡也弄成那樣了”

斑斑笑的很朦朧,像個孩子在炫耀自己的戰利品一樣。

段宜恩看著被暖陽照著的斑斑,走神似的說。

“嗯,很漂亮”。